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? 新聞中心 ? 行業動態
行業動態

2020年中國經濟的兩種情緒

文章來源: 界面新聞    發布時間: 2019-12-06 10:19:31   點擊次數: 0

  落幕即序曲,對于全球經濟而言,2020年是新世紀10年代和20年代的轉承之年,同樣對于中國而言,2020年也是轉承的關鍵年,不僅銜接著十三五和十四五,還是三大攻堅戰的決勝年。然而,2019年中國經濟運行發生的變化,正在對市場預期產生巨大沖擊,我將之稱為主導2020年中國經濟運行的兩種情緒。


第一種情緒:長期運行層面的增速下行焦慮


2019年三季度GDP 6%的增速已是年初政府工作報告預期目標區間【6%,6.5%】的下限,更是1991年以來的最低水平,尤其已低于了上世紀亞洲金融危機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時的速度,顯露出當前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巨大。而“十三五規劃”既定的2016-2020年期間平均增速為6.5%以上,加之2016年中國經濟曾實現了“L”型筑底(增速連續三個季度穩定于6.7%之后,四季度回升至6.8%),因而當經濟增速持續下行,且降至6%的邊緣,其信號意義就一定超過實際意義,尤其是市場因此擔憂經濟將長期處于下行趨勢。


當然除了多年經濟高速以及中高速增長的慣性之外,市場對經濟下行的焦慮也并非空穴來風。例如,上世紀80年代末以來,日本經濟逐漸結束了中高速增長狀態,轉而陷入了超過20年之久的趨勢性降速,1991-2000年期間日本平均增速僅為1.3%,2001-2018期間則進一步降至0.8%,但需要強調的是,日本經濟開始趨勢性降速時,其人均GDP已近3萬美元。目前中國人均GDP剛達1萬美元,增速已從兩位數的高速增長階段降至7%左右的中高速水平,一旦出現日本那樣的長期趨勢性經濟降速,相應陷入“中等收入陷阱”的潛在風險必然要增加。


不過,就涵蓋就業和通脹等經濟運行信息的GDP名義增速而言,三季度GDP名義增速為7.6%,依然高于危機初期6.5%的低點(2009年二季度)和“L”型筑底期間的6.4%低點(2015年四季度);而且十三五期間的GDP名義增速和實際增速的波幅明顯收窄,反映出經濟運行的穩態。反觀日本經濟,在長期降速趨勢確立之后,其名義GDP的下降態勢較實際GDP更為明顯,且經濟運行的波幅也未明顯收窄。


另外,觀察日本由中等收入水平向中等偏上水平發展期間,即人均GDP由6000美元向1萬美元增長階段,其經濟增速年均降幅為0.4%,要高于相同發展階段中國的降速水平,而且日本經濟在人均GDP超過1萬美元之后,依然保持了10年的中高速增長,1982-1991年期間日本經濟平均增速為4.5%,期間其人均GDP由1萬美元升至近3萬美元。


因此,中國經濟自2012年由高速階段降至中高速之后,經濟增速如何由“筑底”成功“筑臺”,將中高速增長態勢保持住,并順利跨越過“中等收入陷阱”,始終是今后中長期內中國經濟運行的核心問題。在此背景下,三大攻堅戰的決勝顯得至關重要,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破題顯得至關重要,而這兩個“至關重要”均將在2020年得到檢驗,屆時檢驗結果將決定經濟下行的焦慮情緒,要么應刃而消,要么進一步自我實現。


第二種情緒:短期波動層面的通貨膨脹擔憂


2019年以來,在豬肉價格帶動下,食品價格漲幅由年初不足2%持續快速上升,截至10月末,漲幅已升至15.5%,是過去11年來的最高水平,同期CPI的整體漲幅也由年初的1.5%升至4%左右,是2012年以來的最高水平。而且按照目前的態勢,預計在2020年上半年之前CPI漲幅還將進一步上行,央行在三季度貨政報告中也指出“進入2020年下半年后,CPI受食品價格上漲的沖擊將逐步消退”,因此當前經濟增速和物價指標的“一降一升”的局面,表明經濟運行的供需失衡程度仍在上升。


另外,在本輪CPI漲幅上升過程中,非食品價格漲幅并未同步上行,但需要格外注意的是,非食品中的服務價格漲幅由9月份的1.3%回升至10月份的1.4%,而在之前幾輪的通脹過程中,食品價格上漲向非食品的傳導,均是從服務價格開始的,而全社會的通脹預期一旦形成,原有的供需結構分析就不再有效。


另外,近年來居民消費結構持續變化,尤其是食品消費支出占比已明顯下降,但至今,食品消費占居民消費的比重仍接近40%,而中國居民消費支出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也高于65%,換而言之,居民的可支配收入中用于食品消費的比例仍然高達1/4,而食品價格的持續上漲,勢必會影響居民的實際購買力,加之近年來居民的名義收入增速始終低于10%,而通脹水平整體漲幅的持續擴大,還將進一步削弱居民實際收入的增長預期。如果通脹預期一旦形成,居民出于維持購買力最大化的考慮,很容易增加當期消費,進而加重通脹壓力。


因此,對于2020年而言,除了長期經濟下行的焦慮之外,對通脹的短期擔憂將更直接地影響經濟運行,相應對決策層和政策部門而言,在中長期發展規劃和短期逆周期宏觀調控之間的平衡難度更大,消除主導2020年經濟運行的兩種情緒更是當務之急。

香港赛马会官方网站